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三国英雄论坛 ——三国英雄|三国论坛|历史论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41|回复: 6

[原创] 《魏略》史料里的“地雷战”

[复制链接]

1

主题

0

好友

813

积分

声名显赫

Rank: 5Rank: 5Rank: 5

精华
0
帖子
241
武力
72 点
政治
58 点
声望
7 点
兵力
0
银两
1815 两
发表于 12-12-14 09:56:32 |显示全部楼层
《魏略》史料里的“地雷战”
                             (“新三顾草庐”与《魏略》的佐证)姐妹篇
                             作者:闻所欲闻
    历史文字记载因记载者的身份、地位、观点、水平、专业、欲望、先入后入、承启、选择、政治环境松紧、时代阶段等等,而会产生各种各样的缺失、缺省、角度、漏记、颠倒、隐讳、垒错、模棱、粗细、矛盾、浅识浅论、偏识错识等等。
    缺失主要与无知有关;缺省是认为不重要;角度是身份地位观;漏记是疏忽;颠倒的是时间;隐讳是政治或道规顾虑;垒错是承启时长抄错认错;浅识浅论是个人水平;矛盾是选择不同;模棱是逻辑混乱;粗细是重视程度;偏识错识有世界观与人生观之别。若细找还能找到史料的数十种缺陷,有客观因素有主观因素,有主、客观因素的混杂。
    所以,历史记载以其性质,属于人对客观历史事实和过程的认识记录,而不是客观历史事实和过程本身。
    那么,史料在历史研究中所处的地位如何?史料有着种种缺陷,我们就不能从史料准确地还原历史真相了吗?当然能。当然能不是说能还原成客观历史事实和过程,而是说还原成更接近于客观历史事实和过程的历史真相。历史唯物主义认为客观历史事实和过程存在于我们的认识之外,而我们的精神又能够接近它、认识它。这是我们认识历史的世界观、方法论依据。人们一般所说的“历史真相”,只能是指更接近于客观历史事实和过程的认识。
    任何史料都有缺陷,且不是客观历史事实和过程本身,但却是我们认识客观历史事实和过程的桥梁,只有通过史料这一座座由“此岸”达到“彼岸”的桥梁,才能使我们得到更接近于客观历史事实和过程的历史真相。桥梁不正,可以修补、史料缺陷,可以纠正!而没有史料的桥梁作用,历史研究只能通往文学艺术的彼岸。
    然而,趴在有着种种缺陷的史料文字上用放大镜看,反复训诂、连接史料文字、段落之间的含意,也是看不出历史真相的。要动脑筋思考,不是仅仅思考史料文字本身的含意,而是思考从史料文字中发出的客观历史事实和过程的“间接信息”。再由史料文字中发出的客观历史事实和过程的“间接信息”,间接思考客观历史发展过程;思考历史事实、历史事件处于历史发展过程的逻辑性片段;思考历史事实、 历史事件具有的内部联系与外部联系;思考每一历史事实、历史事件都具有的自身特殊性。
    这样思考以后,便好解决对于某个历史事件的记载的准确认识,认清这个历史记载史料与其它史料之间的逻辑关系和联接关系。以便决定对于这段史料进行直接使用,或重新解释,或纠错破立。吕思勉在他的《三国史话》里说:“历史上的事实,所传的,总不过一个外形,有时连外形都靠不住,全靠我们根据事理去推测他、考证他、解释他”,“我们现在研究历史,倒还不重在知道的、记得的事情的多少,而尤重在矫正从前观点的误谬”。
    从以上分析看,史料如同我们耳鼻口眼对客观的信息记录,当不得客观事实讲;史料作为对客观历史的“间接信息”来使用,含使用、解释、纠错的综合性运用。历史研究是——依据史料的逻辑性、合理性,认识客观历史的过程。在历史研究过程中,一切不具备客观历史过程逻辑性、合理性的记载、解释、评价都应被纠正,从而使我们对于历史的认识,更接近、符合客观历史事实和过程。
    历史记载、历史评论,是人们“接近”客观历史事实和过程的手段,不是为了让人把它们“当做”客观历史事实和过程。
    以上是我怎样认识历史、如何研究历史的一部分理论思路,奉献给大家。也与本文有内在联系。
    言归正传,本文既是(新三顾草庐与《魏略》的佐证)的姐妹篇,则是依据上文、对于上文的进一步解释。
    裴注《三国志·诸葛亮传》记载:
    (魏略曰:刘备屯於樊城。是时曹公方定河北,亮知荆州次当受敌,而刘表性缓,不晓军事。亮乃北行见备,备与亮非旧,又以其年少,以诸生意待之。坐集既毕,众宾皆去,而亮独留,备亦不问其所欲言。备性好结毦,时適有人以髦牛尾与备者,备因手自结之。亮乃进曰:“明将军当复有远志,但结毦而已邪!”备知亮非常人也,乃投毦而答曰:“是何言与!我聊以忘忧耳。”亮遂言曰:“将军度刘镇南孰与曹公邪?”备曰:“不及。”亮又曰:“将军自度何如也?”备曰:“亦不如。”曰:“今皆不及,而将军之众不过数千人,以此待敌,得无非计乎!”备曰:“我亦愁之,当若之何?”亮曰:“今荆州非少人也,而著籍者寡,平居发调,则人心不悦;可语镇南,令国中凡有游户,皆使自实,因录以益众可也。”备从其计,故众遂强。备由此知亮有英略,乃以上客礼之。)
    (九州春秋所言亦如之。)
    认识《魏略》这段史料的关键,我认为有两处:
    一是史料有历史过程的重要缺失,因果关系不明。
    二是记载者和评论者身份、地位差别变化的误导。
                            一、史料中的客观因果关系
    “魏略曰:刘备屯於樊城。是时曹公方定河北,亮知荆州次当受敌,而刘表性缓,不晓军事。亮乃北行见备,”
    这段开场白,并无解释诸葛亮与刘备之前是什么关系。这一段文字只是解释诸葛亮因为曹操来也,刘表麻木,为刘备和荆州的防御着想,主动要见刘备。逻辑上,我们不会马上认为诸葛亮这是第一次见刘备,最多推测一下:这是诸葛亮第几次见刘备?
    然而,我们不仅主观有“先入为主之论”,历史的客观亦有“先入为主之事”!
    客观历史是一种过程。说到过程,自然就有先有后。鸡,若指这一只鸡,则先有鸡后有蛋;蛋,若指那一个蛋,则先有蛋后有鸡。若不具体指这、那,抽象地就说鸡、蛋,则似“父在母先亡”,怎么说都可以。史料中,“鸡说”,“蛋说”,抽象的“鸡、蛋同说”,比比皆是。
    咋使抽象的、模糊的“鸡、蛋同说”的分辨率,转换为具体的、清晰的“鸡说”或“蛋说”?程序是:先观“先入为主之事”,后谈“先入为主之论”。这就是“先有客观历史事实和过程存在于我们的认识之外”,“后我们的精神又能够接近它、认识它”。
    那么,“这是诸葛亮第几次见刘备”?——得返看史料中诸葛亮的“客观历史过程”——诸葛亮在到樊城之前的史料登场了。
    如史料中“无”诸葛亮到樊城之前和刘备之间关系的前因过程,只有这一段史料出现,自然我们无法推测这是诸葛亮第几次见刘备,则“先入为主”,我们自然当,且仅当这是诸葛亮第一次见刘备。
    因为史料中“有”诸葛亮到樊城之前和刘备之间关系的前因过程,主要起因是三顾茅庐。则有联结“亮北行见备”和“三顾茅庐”史料的几种逻辑推断:
    1,前史料假,后史料真。“无诸葛亮先找刘备,有刘备先找诸葛亮。”
    2,前史料真,后史料假。“有诸葛亮先找见刘备,无刘备先找诸葛亮。”
    3,前史料真,后史料真。其中,3-[1],《魏略》的史料过程,假设先于《三国志》史料过程,前史料真,后史料真。“诸葛亮先找刘备,刘备后找诸葛亮”。3-[2],前史料真,后史料真,史料过程先后不变,“刘备先找诸葛亮,诸葛亮后见刘备”。
    4,前史料假,后史料假。
    第4项推断因为没有其他史料的证明,可以排除。
    看前3种逻辑推理、假说,包括史学家、历史爱好者的史学大众,有许多对于1、2、3-[1]项的研究探讨,恰恰丢掉了对3-[2]项的深入探讨认识!3-[2]项的推理、假说既然符合形式逻辑规则,却没有人探讨研究。是什么原因?是丢掉了正常程序:先观“先入为主之事”,后谈“先入为主之论”。在对诸葛亮刘备到樊城之前的经历过程细节的“先入为主之事”没有充分挖掘、充分认识之前,即使有“先入为主之事”,也会被“先入为主之论”所遮蔽。比如被裴松之的评论:“臣松之以为……则非亮先诣备,明矣。……”所误导。这就是说,3-[2]项的研究,被一连串古人的“先入为主之论”所遮蔽,逻辑上已排除了3-[2]项,只剩下对于1、2、3-[1]项的研究探讨了。
    裴松之明确说明,这个评论是“臣松之以为”,并非定论。“定论”这个词本身就有毛病,“论”就是人的认识,人的认识没有“定”之说,只有“近”之说——接近客观过程。学术问题只有同感,没有圣旨。如无批判一切的正常理性,会把许多古人对客观历史的认识当成圣旨或至少“被先入为主”了(照我的说法是踩中“地雷”了),不再仔细研究——客观历史过程了。
    为什么会踩中裴松之等人的“地雷”?从浅了说:没有深入认识诸葛亮到樊城之前和刘备之间关系的前因过程。从深了说:辩证法逻辑就是【迫使】人们深入认识客观历史的、具体的发展过程,而不是仅从形式逻辑的种种规则理解历史。只凭史料文字、段落的含意认识历史,更是跑到爪哇国里看历史了。
    诸葛亮到樊城之前和刘备之间关系的前因过程,在姐妹篇(“新三顾草庐”与《魏略》的佐证)已有论证。
    在此简单回顾一下姐妹篇论述诸葛亮到樊城之前和刘备之间关系的前因过程:
    刘备寄宿于刘表,驻扎新野,招揽了一些人才,“豪杰归先主”。这引起了刘表的很大疑心,不敢给刘备更多的军队,守更大的地盘。
    刘备三顾草庐时,与诸葛亮讨论如何建国:“……若跨有荆、益……”。建国方略是刘备集团的头号机密,其中又牵涉到夺取刘备的寄宿主人,又是同宗刘表的地盘,具有道义限制。这是机密套机密:绝密!
    诸葛亮和刘表包括刘表集团中许多上层人物都有亲戚套亲戚的关系。
    寄宿,疑心,夺取,道义,绝密,亲戚。刘备与诸葛亮会怎样认识、处理这些关联事物?自然,刘备与诸葛亮的交往和密谈,属于刘备集团的头号机密,不能让刘表知道!所以,刘备与诸葛亮的交往应是不惹人注意的秘密交往。
    因此,刘备三顾草庐后,根据上述等等依史料的推论,诸葛亮当时没有立即跟随刘备身边,没有公开加入刘备集团,而是成为刘备的秘密臣属:“许先帝以驱驰”。
    诸葛亮在此期间到底干了些什么,大体可以推论为:
    1、利用关系为刘备打探荆州的各种政治、经济、军事情报。
    2、拉拢荆州的军政人物、豪门、名士、部队。
    3、规划、指导刘备集团的具体政务、军务。
    裴注《三国志·先主传》记载:
    (世语曰:“备屯樊城,刘表礼焉,惮其为人,不甚信用。”)
    直到刘备从新野转屯樊城,刘备与刘表的信用关系依然如此:“礼”而“惮”。
    有以上对客观前因的分析,才引出《魏略》这一段史料的后因结果。而“备与亮非旧,又以其年少,以诸生意待之”,则成为诸葛亮是刘备秘密臣属的直接证据。
    设使《魏略》这段史料并无不妥之处,能够解释三顾茅庐之后诸葛亮与刘备的关系,是以上过程形成的结果。则对于这段史料认识产生的偏颇,起因于史料中人物、史料记载者、史料传承者、史料评价人的复杂认识关系过程。是这段史料本身经历的特殊性发展过程的结果。
    辩证法【迫使】人们深入认识客观历史的发展过程,当然也包括史料本身的经历过程,论证如下。
                                   二、史料记载者先入为主的“地雷战”
    如诸葛亮和刘备在此之前毫无关系或仅有点头之识,历史记载中没有刘备三顾茅庐史料,《魏略》这一段史料就当这是诸葛亮第一次见刘备,也无可厚非。为什么有了刘备三顾茅庐那一段史料,人们还会把这一段史料当成是诸葛亮第一次见刘备呢?首先因为客观上有“先入为主之事”。
    如上一段所述,诸葛亮和刘备当时的秘密关系,除了极少数心腹和关羽、张飞、徐庶等高级官员,不为一般人所知,这就是“先入为主之事”。而记载这一段史料的人身份如何,是鱼豢吗?当然不是。从这段史料其中的“坐集既毕,众宾皆去,而亮独留,备亦不问其所欲言”来看,宾客都走而诸葛亮单独留下时,《魏略》这段史料的第一记述人仍旧在场。就是说,这段史料的第一记述者就是史料中人!这段史料是这位当时在场的史料中人对当时环境、对诸葛亮和刘备的行为描述和关系的认识。这位史料中人以自己耳鼻口眼对客观的信息记录,引导着后人对于这段史料的认识。换句话说,后人对于这段史料的认识,受到这位史料中人自身认识的极大影响!——史料是人对客观历史过程的认识,不是客观历史过程本身。
    这位史料中人会是谁呢,我们不知道其具体身份。但因是刘备屯兵樊城,众宾客都走了,大致可以具体化推论为:刘备的手下人,或文官或武卫或侍佣,或综合数人的记述者。这段史料并非如同刘备住驿馆客栈时的杂役们的传听传说,史料细节的可靠性是很强的。而这位刘备的手下人,从他所见之后的推论“备与亮非旧,又以其年少,以诸生意待之”这一段来看,此人并不知道刘备三顾茅庐之事。若知道则会有这样的口吻:“备与亮旧好,为避人耳目,以诸生意待亮”。当然,我在前段对诸葛亮和刘备当时关系的论证必须成立才会有如此说。
    也有这种可能性:此人知道刘备三顾茅庐之事,而他向之述说这段历史的对象人物,不宜知其所以然。这就无从调查了,且不影响后人的“先入为主之论”。
    以上就是我分析的客观上“先入为主之事”。
    从摄取这段史料的作者鱼豢开始,认识进入主观“先入为主之论”。
    从裴松之选取这段史料来看,鱼豢书中并没有刘备三顾茅庐的记载。或他虽知有三顾茅庐那段资料,但以为本段史料易于从未受战火损失的魏属荆州档案里调查取证。只要查看、问询刘表的忌日,刘备屯樊的时间,和荆州大量征集流民户籍的时日,或还能找到征集流民的提议者的记载、传说,就可从大局观而非细节证明这段史料的可靠性。而三顾茅庐资料具有传奇性,无从调查,不以为真(九州春秋亦如之),所以不取三顾茅庐,却把这段史料当成是诸葛亮第一次见刘备。常有人论述《魏略》这段、那段史料,好像鱼豢常常使用传说,不喜欢调查。我看鱼豢选取这段史料,不是没有调查的地方和取证资料,而是踩中这段史料第一记述者刘备身边人所埋的“地雷”了:
    或诸葛亮刘备未使第一记述者知其所以然;
    或第一记述者知其所以然,而向之述说这段历史的对象人物,不宜知其所以然!
    这就是刘备身边人所埋的“地雷”。
    古人也打“地雷战”?打,照打不误。史料里的“地雷战”到处都是:“缺失、缺省、角度、漏记、颠倒、隐讳……”。吕思勉说:“我们现在研究历史,倒还不重在知道的、记得的事情的多少,而尤重在矫正从前观点的误谬”。矫正从前观点的误谬,既是古人和古人、今人和古人开打“地雷战”。怎样打?吕思勉说:“历史上的事实,所传的,总不过一个外形,有时连外形都靠不住,全靠我们根据事理去推测他、考证他、解释他”。即:史料甄别加依史料进行的逻辑性、合理性推论。
    鱼豢踩中刘备身边人的“地雷”,“地雷战”的历史并未到此停止。光阴如梭,隔了某些年月,裴松之在为《三国志》作注时,又踩中鱼豢的“地雷”了:“臣松之以为亮表云‘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顾臣於草庐之中,谘臣以当世之事’,则非亮先诣备,明矣。虽闻见异辞,各生彼此,然乖背至是,亦良为可怪。”
    裴松之又把鱼豢从刘备身边人转移过来的“地雷”,当成是诸葛亮第一次见刘备。使《魏略》这一段史料,具有更高的垒错指向:“则非亮先诣备,明矣”。如同向原始“地雷”上又堆了一层“土”,益发使后人易于中招。
    裴松之踩中鱼豢的“地雷”,“地雷战”的历史并未到此停止。逝去的时间如白驹过隙,隔了某些年月,罗贯中在《三国演义》中,刘备三顾茅庐后,写道:
    “次日,诸葛均回,孔明嘱咐曰:‘吾受刘皇叔三顾之恩,不容不出。……’玄德等三人别了诸葛均,与孔明同归新野。
    玄德待孔明如师,食则同桌,寝则同榻,终日共论天下之事。”
    罗贯中为在小说中表现诸葛亮对刘备三顾茅庐的感激之情,说诸葛亮立马就跟刘备走了,并无史料依据。由于罗贯中的名人效应,为我们研究历史上刘备三顾茅庐后诸葛亮的行踪,即诸葛亮到樊城之前和刘备之间关系的前因过程,又埋下了一颗“连环雷”。人们在研究三顾茅庐的历史时,得到了罗贯中的假设,认为诸葛亮立马就跟刘备出山了,则《魏略》这段史料被当做诸葛亮第一次见刘备而与三顾茅庐相冲突。
    如今又过了若干年,“地雷战”的历史并未到此停止。古人所埋的“地雷”、“连环雷”一起“发炸”了,前面说明对于逻辑推理3-[2]项的可研究性,被种种古人的“先入为主之论”所遮蔽,逻辑上排除了3-[2]项。所以就有许多对于逻辑思考1、2、3-[1]项的研究探讨,而无对于逻辑思考3-[2]项的深入认识。本文和姐妹篇(“新三顾草庐”与《魏略》的佐证)利用3-[2]项的逻辑思考方式,深入解析刘备三顾茅庐的人际环境,诸葛亮之后的行踪,和诸葛亮刘备在此段时间内的关系。把古人所埋“地雷”一一起出。把“刘备先找诸葛亮,诸葛亮后见刘备”的假说提供给大家商榷探讨,以求再现历史真相。
    最后简略总结本人研究《魏略》这段史料的方法。1、探索三顾茅庐到亮见刘备之间的历史过程。2、研究《魏略》这段史料本身的历史过程。
    有了这两篇文章的互补论述,对《魏略》这段史料的研究,可以暂告一个段落了。
已有 1 人评分银两 收起 理由
山河壮美 + 20 原创内容

总评分: 银两 + 20   查看全部评分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四海之内皆兄弟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4166

积分

士大夫

Rank: 7Rank: 7Rank: 7

精华
0
帖子
2548
爵位
平阳侯
武力
79 点
政治
91 点
声望
892 点
兵力
0
银两
7144 两

此勋章授予对论坛有重大贡献突出成就的管理人员

发表于 12-12-14 11:14:36 |显示全部楼层
魏略曰:刘备屯於樊城。是时曹公方定河北,亮知荆州次当受敌,而刘表性缓,不晓军事。亮乃北行见备,备与亮非旧,又以其年少,以诸生意待之。

就算魏略记载是对的,它也没有任何逻辑问题?

不知道这么主次分明逻辑清晰清楚的魏略,兄台还能说出一大堆莫名其妙的东西。

明显是刘备与诸葛亮第一次见面。备与亮非旧。也就是不是旧识,也没见过面,互相不认识。

魏略表达的毛遂自荐。

诸葛亮仰慕刘备的礼贤下士,在曹操统一北方后,预感他要南下,所以自动上门。在这之前,他们没见过面。

有问题吗?

有问题的是它与三国志的凡三往,乃见有冲突。但一个是蜀国人,公认的正史。一个是魏国人的野史。我找不到可以比较和讨论的余地。除非陈寿自己记载互相矛盾。

否则干脆不要信历史正史。因为每一个历史事件都有无数种野史传说,我们不信正史,全部就信野史?

那么研究正史历史有任何意义?直接去读各种野史秘策当成历史算了。

到底是毛遂自荐还是刘备主动登门,陈寿作为一个当代的蜀国人还不清楚?不清楚他敢言之凿凿乱记?

不知道魏略有什么可信度,那时候的通信条件,什么荒谬的东西写不出来?就算是今天的科技,子虚乌有说得有声有色屡见不鲜。但我不觉得它有什么可信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

主题

1

好友

5283

积分

太守

Rank: 10Rank: 10

精华
1
帖子
1373
武力
78 点
政治
71 点
声望
57 点
兵力
0
银两
5123 两
发表于 12-12-14 12:02:56 |显示全部楼层
文革开始的时候还没有上完小学的人,您能指望他读懂古文么?
能在这里扯淡,已经算是奇迹了!

[ 本帖最后由 窃比老彭 于 12-12-14 12:07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813

积分

声名显赫

Rank: 5Rank: 5Rank: 5

精华
0
帖子
241
武力
72 点
政治
58 点
声望
7 点
兵力
0
银两
1815 两
发表于 12-12-16 14:44:10 |显示全部楼层
风雨飘摇老弟:

即称我兄台,则称你老弟了。

【就算魏略记载是对的,它也没有任何逻辑问题?】
是说不违反逻辑规则的探讨3-[2]被人忽略。魏略记载对不对要看具体分析,怎么理解,与此论证无关。

【不知道这么主次分明逻辑清晰清楚的魏略,兄台还能说出一大堆莫名其妙的东西。】
呵呵,那个逻辑分析是针对另外几种对魏略记载的假说而论的。我只是说我的假说也是一种对魏略记载的认识,只字未提另外几种对魏略记载的假说,不去驳他们,由大家自己去比较鉴别。

【明显是刘备与诸葛亮第一次见面。备与亮非旧。也就是不是旧识,也没见过面,互相不认识。魏略表达的毛遂自荐。
诸葛亮仰慕刘备的礼贤下士,在曹操统一北方后,预感他要南下,所以自动上门。在这之前,他们没见过面。有问题吗?】
你看过我的两篇文章了吧?哪里有错?请指正。

【有问题的是它与三国志的凡三往,乃见有冲突。但一个是蜀国人,公认的正史。一个是魏国人的野史。我找不到可以比较和讨论的余地。除非陈寿自己记载互相矛盾。否则干脆不要信历史正史。因为每一个历史事件都有无数种野史传说,我们不信正史,全部就信野史?到底是毛遂自荐还是刘备主动登门,陈寿作为一个当代的蜀国人还不清楚?不清楚他敢言之凿凿乱记?】
我怀疑你没有仔细看我的第一篇文章,第一篇文章是说魏略记载和三顾茅庐相吻合。倒有其它的假说认为有冲突,而以魏略记载否定三顾茅庐。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四海之内皆兄弟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813

积分

声名显赫

Rank: 5Rank: 5Rank: 5

精华
0
帖子
241
武力
72 点
政治
58 点
声望
7 点
兵力
0
银两
1815 两
发表于 17-5-7 18:48:58 |显示全部楼层
本文已转发铁血论坛。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四海之内皆兄弟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4

好友

732

积分

声名显赫

Rank: 5Rank: 5Rank: 5

精华
8
帖子
444
武力
74 点
政治
71 点
声望
52 点
兵力
0
银两
2604 两
发表于 17-5-17 14:35:1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燕京晓林 于 17-5-17 14:36 编辑

楼主这篇写的太复杂了。

其实如果不抱偏见,完全可以确认《魏略》记载与诸葛亮本传记载毫不矛盾。

逻辑很简单:刘备当时是中年人,既是皇亲,又是州牧级大员,还是左将军,名望极大,陶谦、曹操、袁绍、刘表这些名人都对刘备是热情相待,极度礼遇。
反观此时的诸葛亮,二十多岁的毛头小子,除了几个人闲聊时自比管仲乐毅外,外面还有谁知道他有大本事?此时如果刘备就亲自跑去三顾茅庐,请问刘备凭什么?完全没道理,只不过是后世要神话诸葛亮,才会如此写,和如此理解。
所以,合理的时间顺序就是:
刘备来了荆州,开始远在北面的新野,诸葛亮也没有机会见,后来刘备被刘表调回樊城,距离隆中很近了,诸葛亮这才有机会去向刘备献上计谋,以证明自己的才能。
所以,毛遂自荐并不会降低诸葛亮的名望,只是不能神话了而已。
刘备使用了诸葛亮的计谋后,效果很好,于是才认识到诸葛亮是个谋划型人才,正是自己队伍里缺乏的,于是这才从樊城到隆中三次请来了诸葛亮。
完全没必要,否定魏略,因为魏略这段是三国志的一个很好地补充,否则就不合逻辑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813

积分

声名显赫

Rank: 5Rank: 5Rank: 5

精华
0
帖子
241
武力
72 点
政治
58 点
声望
7 点
兵力
0
银两
1815 两
发表于 5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晓林兄:
我也好久没写新文章了,文坛也没有以前热闹了。我还有几个月就退休,退休以后要写一些新东西。现在只是把以前的几篇文章翻新一下。你最近有何大作问世?

你这个帖子说刘备“从樊城到隆中三次”?史料说刘备是从新野三顾茅庐,“时先主屯新野。……由是先主遂诣亮,凡三往,乃见”。你是从何说起的?要是刘备从樊城三顾茅庐,我还能这样写吗?

本论坛经常很难上,咋搞滴?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四海之内皆兄弟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英 雄 用百度帐号登录

Archiver|手机版|三国英雄论坛 ( 鲁ICP备08008616号-1 )  

GMT+8, 17-5-26 08:04 , Processed in 0.118526 second(s), 3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